古词小说

首页 > 小说资讯 > 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龙北焸沙落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龙北焸沙落落(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)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

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龙北焸沙落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龙北焸沙落落(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)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

发表时间:2024-05-23 16:29:04

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

西下影妖/ 著 |短篇小说|连载中|cd

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“西下影妖”大大原创的以龙北焸沙落落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,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全文阅读。
小说介绍
角色是龙北焸沙落落的其他小说小说《让你做妾?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!》剧情一波三折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其他小说,作者“西下影妖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嘴是什么感觉,男人为什么喜欢亲女人的嘴,是不是好玩才这样啊?”“……”沙落落。“……”高美瑶。沙小小少女情怀在萌芽,两手在她腰间好奇比划抱的姿势。两只小鹿眼,也是直勾勾盯着高美瑶的唇,跃跃欲试。高美瑶吓的连忙推开她:“我那里知道,我又没试过,你看你阿爹这些,就不怕长针眼啊?”沙落落轻咳—声,看了她—眼。......
小说试读


龙督军几个儿子中,老大、老三两位少帅尚未娶正室。

肥水不流外人田,段秀盈属意军功赫赫的三少帅。

他是龙督军几个儿子中实力最强,前景最好,也是最佳女婿人选。

不过听说此人性子乖戾残暴,嗜血好战,不好掌控。

段秀盈女婿的人选,自然退而求其次,落到大少帅身上。

自古家业先长后次,大少帅又是督军夫人所出,也是极好的良缘。

可前些日子,她收到坏消息,说督军府的龙四少是个病秧子。

龙督军正在给他找冲喜的小妾。

段秀盈危机感就来了。

即使婚事已经敲定是龙大少帅,可如今,龙督军是盛州军事大鳄,权势滔天。

早已今非昔比!

他要是想让她女儿变成龙四少冲喜的妾,也是一句话的事。

段秀盈为了保住女儿婚事不横生枝节,只能祸水东引,牺牲沙落落。

不管是多年来对她娘的积怨妒恨,还是眼前的利益相护,沙落落都得成为牺牲品去做妾。

这是她的命!

龙督军双喜临门,高门配大户,自然没意见。

在这个动乱的时期,沙晋发能和故乡大军阀结为姻亲,就是给诺大的家业加层保护伞,自然是偷着乐。

他庆幸当初有这桩酒后婚约,才能高攀上如今雄踞一方的龙督军府。

坏在,段秀盈要把沙落落拖下水,他一向惧内不敢拂了夫人的意。

只能苦了自己几天几夜睡不好觉,担心沙落落疯傻的怪症嫁到督军府,龙督军知道要怪罪他,才临时抱佛脚四处请外乡医生给她看病。

一个去冲喜的小妾,还妄想着,她能有命活过新婚夜见公婆?

笑话!

段秀盈不会放任这种事出现。

她早就安排好后手。

沙落落的价值,只在于替她女儿稳住督军府大少奶奶的婚位。

段秀盈苦心经营这一切,女儿一句话轻描淡写说不让她嫁了,她自然来气,语气就比平时严厉了几分。

沙起起这才明白个中缘由。

她扬起下巴,傲娇得像个王室公主,回道:“我当然想,我沙起起天生命贵,生来就是做权贵人家正室的命,怎么可能去做命贱的小妾。

算命先生说,那个傻子天生与我命克,她这条贱命,不去做小妾就是有违天理。”

看到女儿如此自信,颇有当年风范,段秀盈这才宽慰了许多。

她仰头望着天空,目光飘忽:“这就对了!遥想当年,她那个死鬼娘亲江月何等花容月貌,在戏班子里担花旦抢尽风头。

可在你阿爸这里,还不是被我捷足先登拿下他。

虽然你阿爸大婚夜喝的酩酊大醉去找她,可该是我正室还是我正室,她只能是妾,在我眼皮底下做小伏低。”

说完,段秀盈唇边溢出一抹冷笑。

打败了处处压她一头的好姐妹,她自认是人生大赢家。

在下一辈女儿这里,无疑也会按着这个轨迹走下去。

正室生的还是正室,妾生的还是妾。

沙起起心中对这个妈,简直信奉为圣母玛利亚神一般的存在,无所不能。

后面,沙小小跟也跟够了,听也听烦了,蹑手蹑脚调头回她阿姐屋里。

沙落落早洗漱去夸张妆容,换上干净的衣裳,坐在老式巴花座上,悠闲呷茶。

段氏母女那种新派的西洋丝绸性感睡衫,薄如蝉翼。

她这里没有。

但不代表她穿得老派保守,思想也老派保守。

她韬光韫玉,低调得像只蛰伏的母狮,先谋定而后动。

“怎么了?”她漫不经心问:“你偷听她们母女讲话了?”

沙小小一肚子气点了点头。

想了想,她才道:“阿姐!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好?

阿爹要是再找医生过来,我们不可能每次都运气这么好糊弄过去。段氏疑心这么重,她今天肯定不止是来看戏的。”

没错,看戏的是沙起起,段秀盈是来求证,沙落落是否真的傻。

这么多年,尽管沙落落掩饰得很好,装得毫无破绽。

段秀盈还是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。

可见极赋心机。

“我也这么觉得,你去看看圆喜回来了没有,她回来你让她来见我。”

沙落落放下茶盏,身姿绰约步入内室,躺回床上睡回笼觉。

倒是一点儿不紧张。

沙小小杵在屏风旁,踌躇半晌,老是欲言又止。

沙落落奇怪,明眸滢光碎碎看向她:“你这是怎么了?有话就说。”

“阿姐,我……”

沙小小咬着唇,不断绞着手指,憋半天才敢道:“同学们老笑我衣裳土气,旧得跟踩地布似的,没她们家下人穿的好看。

我今天看大姐又换了一身新旗袍,还是名鸳楼的,凭什么都姓沙,她就可以每天穿得花枝招展,我只能穿得跟个难民一样。”

“所以呢?”沙落落坐起来。

沙小小跑过去,眼神柔而清亮,带着满巴巴的期许,希望她阿姐能解了她的烦忧:“我想换身新的衣裳,可阿爹都不给我们钱。我知道,阿姐你一定有办法,对不对?”

衣裳?

沙落落想起那件被當掉的珍珠白双襟旗袍,身上被男人烙印的痕迹,仿佛还在隐隐作痛。

沙小小看她走神,以为没戏,撒起娇来:“阿姐!阿姐,我知道你一向最疼小小啦,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?”

“小小,阿姐可以给你钱。”

沙落落道:“但你一定要记住,与其用华丽的外衣装饰自己,不如用知识武装自己,有了知识才有出路,以后要什么没有,别人爱笑就让她笑好了!”

沙小小受教点了点头。

沙落落这才掏出一块大洋给她。

沙小小高兴接在手里,“我知道了,我一定谨记阿姐的教诲,好好读书,考个好成绩,争取拿到出国留学的机会。”

沙晋发可以不计代价培养正室的女儿,图她嫁个高官政要为自己事业锦上添花,却不会把钱砸在小妾生的子女身上,给她们去出国留学。

所以沙小小得像三姨太白氏的女儿一样,靠自己努力拿到出国留学的机会,才能出国留学。

沙落落听她这么说,还算满意。

沙小小走后,圆喜没过多久办好事回来,告诉她一切一切顺利。

沙落落美美睡了个回笼觉。

晚饭时分,沙小小害怕的事,还是发生了。

沙晋发不知从哪儿请到一名道貌岸然的老先生,来给沙落落诊病驱邪。

Copyright © 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-119 All rights reserved. 古词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